了會生銹的,這些原因都不是,那就是雨水澆過以後生銹的。這些也並不重要,重要的是外表生銹也無關緊要,主要是鎖孔裏生銹那可是要命的不但打。不開,也可能會破鎖。

我沒有什麼高超的釋解,但我明白鎖的含義。就如同我的寂寞是一把封閉的鎖,將我的夜緊緊的鎖住。可是鎖住就鎖住吧?你還偏要給它加把鹽,叫它生銹了。我好苦惱,也很傷悲。幾經多少次的打開,也未能開啟。我好沮喪,也很彷徨。是我的鑰匙出了毛病,還是你的鎖孔被雨水淋濕,時間久了就會生銹。我氣惱的坐在門外,想不出什麼好辦法,就象那滿天的大雨在傾盆的而下,我無法打開你,我想既然打不開,也不能再讓雨水浸濕了你,我就用我的身體護住了你,不讓你受到大雨的潑淋。

雨停了,我也冷靜了,這樣又有啥用呢?即使把我整個人人能開啟,也無人能打開,我那把即將要生銹的鎖。也許你不會明白,鎖為啥能生銹呢?是無怨無悔的掛在門外它生銹的,還是時間長澆死在這裏,也無用。鎖是打不開的,那道相思的門我也進不去。我象拖著疲憊的身軀,走入了黑夜,走入那黑夜找不到我的地方。

我的眼前啊?真的好象那把鎖被我打開,我歡快的擁入,我象看到你細長清秀的睫毛,在我的樹影裏閃動婆娑,好美吔?還象你的美在我的樹頂上移動,好漂亮啊!我還像掬著你的夢在漂移,漂移......

我此時又找不到你了,我又象被那道鎖鎖在了門外,我在聲嘶力竭的喊,我在聲嘶力竭的嚎叫,都無事於補。我徹底的被鎖住了,再也踏不進那個門裏。

我就象那堵牆下的幽魂,在用乾枯如藤的手在門邊攀援,看到生銹的鎖,無法打開。就象那斑駁沉重的石頭壓在我的身上一樣,想推開都難。自己睜開惺忪的眼,看著那鏽跡斑斑的門鎖,心裏就象五味俱全,那撕心裂肺的難受。就象那美麗愛的時光就被停滯在這裏,就象在沉睡的窗口看到你,卻試圖去見你,卻怎麼也見不到。好沮喪的落寞,好心傷的感觸。